河源网
您所在的位置: 河源网首页 > 资讯频道 > 文化频道 > 正文

严尚民:解放九连山区的一线指挥官

2018-10-8 18:03:48河源日报佚名

“五战五捷”的第一线指挥员是严尚民(1915—1997)。他指挥若定,能在纷繁复杂的战争情势中准确把握形势,制定正确的作战方案, 克敌制胜。严尚民还指挥了解放九连全区尤其是解放老隆的战斗,揭开了华南地区大规模解放的序幕。其后,他又率部进军珠三角,并完成了配合包围广州的任务。

 

严尚民

粤赣湘边纵队臂章


九连山的红色新天地

严尚民是惠阳人,1935年中学毕业后,自费到日本留学,1936年进入日本法政大学学习,抗战前期在香港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为了适应革命斗争形势的需要,统一各地党组织和加强武装斗争的领导工作,广东区党委决定撤销各地区党的特派员制度,建立新的领导机制。1947年2月,广东区党委在香港委派严尚民主持后东地区干部训练班时,决定撤销后东特委、九连临工委,成立中共九连地方工作委员会,严尚民任书记,常委为魏南金、钟俊贤,委员有吴毅。北撤山东返回的郑群和黄中强不久后增补为委员。

被宣布为委员后,郑群很高兴,因为能在严尚民的领导下共事。郑群早就听说了“高佬严”——严尚民外号的种种传说:他知识丰富、才华横溢,英勇善战、临危不惧。郑群心想,这东纵北撤后留下的58位久经战火淬炼的骨干,在严尚民的领导下,一定能在九连地区打出个新天地。

九连地区包括河源、紫金、龙川、和平、连平、新丰、五华、兴宁及江西的龙南、定南、虔南,在封建时代是山高皇帝远的地方,在革命战争年代里,已成为游击战争基地。

1947年秋光正浓时,郑群和黄中强等离开香港,溯东江而上,回到了九连山。南方树木仍不改苍翠本色,但已是秋风萧瑟,早晚寒气袭人。

在和平县青州乡,郑群第一次看到了严尚民,觉得他“器宇轩昂、温文尔雅”,身上流露出文武兼备气质,感觉此人很是亲切可敬。

在工作中,郑群得知,严尚民到达九连地区后,率部队连续攻打国民党的一部分基层政权并取得节节胜利,连平、和平、河源、龙川、紫金、五华、新丰等地的中共武装队伍蓬勃发展,沿着九连山麓建立了“东江人民抗征队”等几支部队。他们缴获了国民党部队的武器,扩建武装力量,破仓分粮,教育群众和发动群众起来反征兵、反征粮、反征税,斗争此起彼伏,把国民党当局搅得焦头烂额。

很快,郑群亲自体会到严尚民的战略战术和领导水平。

1948年春,郑群回到九连山不久,九连地区在国民党当局的围攻下陷于被动境地,严尚民等边打边苦思对策。正在此时,华南分局派来梁威林(后任粤赣湘边区党委副书记、边纵副政委)到九连地区指导工作,强调九连区要很好地运用毛泽东同志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的战略战术,“伤指十指不如断其一指”,要下决心集中数倍甚至八倍、十倍的兵力打歼灭战。

在这一战术思想的指导下,严尚民等想方设法付诸行动,集中兵力打歼灭战。严尚民指挥了九连地区所有的大战斗,几乎仗仗获胜。作为九连地区高层领导人,郑群一直与严尚民并肩战斗,从严尚民身上,郑群学到很多知识和智慧。“后来我单独指挥大部队打仗,也是从他身上学来的。”郑群回忆说。



五战五捷一线指挥官

1948年8月,九连山地区游击队改编为广东人民解放军粤赣边支队,魏南金任政委,钟俊贤任司令员、郑群任副司令员,吴毅(曾志云)任参谋长,黄中强任政治部主任,严尚民任粤赣湘边工党委委员、粤赣湘边纵队参谋长,仍驻九连地区指挥战斗。

支队组建了主力团队,积极开展军事训练和政治思想教育,战斗力大大提高,取得了广东武装史上有名的五战五捷,改变了整个九连地区的战斗形势,从钻山沟走向广阔的乡村,走向联成大片的根据地。

从1948年下半年始,到1949年初,作为一线指挥官的严尚民,按毛泽东“集中兵力打歼灭战”的思想,一连打了五个歼灭战,其中最为支队乐道的,是大湖狮子脑战斗、骆湖上坪战斗和大人岭战斗。这五个战役,本报已在此前作了较为详细的介绍(详见9月23日1版、10月4日3版)。

在这五个战役中,严尚民秉承“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军事原则,事先总要派侦察员侦察好敌情、活动规律、地形等情况,绘制作战地图,设好对己方最有利的战斗地点诱敌进入。战前对士气的鼓动也很重要,战士们虽然面临猛烈火力,但不会有退缩。再加上战场上准确地把握当下形势,迅速制定战斗方案,也是克敌制胜的重要因素。

在严尚民指挥下连续取得的五战五捷,把支队的战术水平和战斗力提到了新的高度。

五战五捷之后,国民党保五团、保一团从和平青州、热水圩迅速撤走,其他地方也收缩了据点,游击队的根据地不断扩大,扭转了战局。



解放九连地区总指挥

1949年5月,国民党保十三团被我粤赣边支队策动,反叛了国民党当局,起义投奔入中共阵营,接受了九连地区的领导,与东二支部队并肩作战,准备解放老隆。

保十三团起义投诚的前一天,即5月13日夜,严尚民与郑群、魏南金、钟俊贤、黄中强等定下了“围点打援”的战术,并进行严密分工,预先设计了“打援”地点。

14日,保十三团宣布起义,随即协同九连部队兵临老隆城下,于当日夜包围老隆保四师师部,通牒保四师副师长彭健龙投降。彭健龙不从,遂向和平的列应佳、河源的196师葛先才和广州、五华、兴宁等地的国民党部队发出求救电,并以各种建筑物作为防御工事顽强抵抗,等待援兵。

激战6个多小时后,彭健龙的援兵果然来了,列应佳率领驻和平县保五团两个营的援兵急速赶来,但刚到距老隆四公里的乌石坝就被打垮了。彭见救援无望,自己也负了伤,当晚便打出白旗投降,老隆随即宣告解放。

乌石坝的援兵是怎样被打败的?原来,是严尚民和郑群指挥主力三团云南队和保十三团的搜索连,于15日上午进入乌石坝埋伏,实施事前商量好的“打援”战术。果不其然,列应佳收到彭健龙的求救电后,率1000多兵从四都来援,正埋头疾走时,不料掉入严尚民和郑群等布置好的埋伏圈里,打了数小时,以失败告终,列应佳趁乱跳入东江河才得以逃走。

15日夜,广东国民党当局指令196师葛先才派出一个加强团,想要重夺老隆。支队四团与地方部队一路以游击战阻截,严尚民坐镇老隆,郑群率主力三团和保十三团一个营及一个搜索连共1000多人,从老隆乘电船往蓝口阻击。16日,双方战斗了一天,将葛先才部阻击在河源、蓝口一带。

17日,和平东水列应佳残部在我六团及投诚的保十三团一个营的数天围攻下,举白旗投降,撤出东水镇,所部500多人被改编,后改为边纵独立营。

老隆解放战役打了一个多月,1949年6月,以严尚民部的胜利为结束。

解放老隆的意义十分重大。在它的影响下,五华、新丰、连平等县城相继被攻下,除河源外,九连山区的10多个县城全部解放,将根据地连成一片,比广州的解放要早5个月。

当年《华商报》评论老隆解放的重大意义说,它使华南解放区空前的扩大和巩固。郑群认为,老隆的解放,揭开了华南地区大规模解放的序幕,是广东解放战争的一个重大、影响深远的历史性胜利。

1949年9月,严尚民指挥着中国人民解放军粤赣湘边纵队1万多人,追歼国民党驻河源196师,突过东江,进击广九沿线如虎门等地的国民党军队,配合南下大军,进军中山、番禺等地,完成了配合包围广州的任务。后来,他们继续进入珠三角,肃清土匪后,严尚民结束了征战沙场的岁月。


严尚民“严家长”名称由来及与三口塘的革命情谊

■曾志伟

严尚民是中共九连地区工作委员会第一任书记,原名奎荣,笔名陈虹、严霜、向日葵等,广东惠阳县澳头乡沙田下村人。1935年9月赴日本留学。1937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严尚民很早就参加革命。1944年11月,任广东人民抗日解放军政治部组织科科长。1947年1月,中共中央香港分局决定成立九连地区工作委员会,严尚民任书记,魏南金、钟俊贤为常委,曾志云为委员,后增加郑群、黄中强为委员,统一领导九连地区的武装斗争。

连平县大湖区湖西村三口塘屋背靠巍峨的九连山要脉,沿着老祖宗曾经修筑的古驿道能通往和平、江西,是进入九连腹地热水、青州的门户,又是通向忠信、船塘等地的窗口。在革命战争年代,这里成为游击区的天然屏障,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是新民主主义时期九连地区重要的革命活动据点和联络站,也是重要物资筹集地和供应站。

1947年春,严尚民在党组织的安排下,从香港秘密来到连平县第一个成立中共工作委员会的大湖区湖西村。严尚民与魏南金、钟俊贤、林平等主要领导、机要人员和部分部队驻在湖西村三口塘,开展地下工作(香港有关报刊曾刊载过此类文章)。

当时,严尚民与工委主要领导住在三口塘屋一个相对独立的人家,因户主严亚银与严尚民同姓,严尚民故称严亚银为大姐。严亚银本想称严尚民书记为弟,但知道他是共产党的大官,正带领着部队,觉得这样称呼不恰当,便称他为“严家长”。此后,三口塘的老乡们都这样叫严尚民书记为“严家长”,既亲切又方便工作。有战士开玩笑地对严亚银说:“你的家庭真够大啊!”并说,三口塘的群众对部队真好,待革命成功后,要好好感谢人民的支持!

严尚民及部队在三口塘革命期间,与民众亲如一家。在严亚银的影响下,本屋妇女叶义娣、黄贵云、吴三妹(今年98岁,刚去世)、朱亚銮、丘亚云、朱金凤、范亚万、范大、李亚容等,帮助部队洗衣做饭、缝补衣服。三口塘的群众主动给部队送粮送菜,捐赠衣物,支持革命工作。部队也为三口塘做了许多好事,如修理古井(保存至今),清理水沟,清洁石阶等。

在严尚民的革命想思引导下,湖西村的青年踊跃报名参军,纷纷加入部队。严亚银把自己13岁的次子曾海青、朱亚銮把13岁的次子曾树良(后任郑群的警卫员)送到严尚民的部队当兵。严亚银、朱亚銮的表现也感动了全村群众,家家都送子当兵,使部队迅速壮大起来。

九连地区工作委员会在三口塘驻扎活动几个月后,由于当时形势一红一白,瞬息万变。为便于开展地下工作,严尚民等领导研究决定,需要寻找更秘密的地方开展地下工作。根据三口塘村民提供的线索,九连地区工作委员会由指导员朱欣带领侦察员,对九连山区作了详细侦察,最后决定将在三口塘的中共九连地区委员会及交通情报站,转移至青州河洞村斜禾咀(赖书祥、赖亚佳俩兄弟家)。保留下来的三口塘交通站由曾权同志负责(原东江纵队交通员)。

为了加强大湖地区与驻青州河洞村斜禾咀严尚民部队的中共九连地委及交通情报总站的情报联络,三口塘交通站指派曾权、曾伟兵、曾喜娣等负责,青州站指派赖书祥、赖亚佳、赖娘波负责。

1947年6月上旬,有一次,赖亚佳秘密从青州送出情报,说严尚民的部队已断粮,部分战士患了水肿病,情况紧急。三口塘群众得知“严家长”部队有困难后,马上组织捐钱捐粮。在国民党围剿的情况下,三口塘情报站连夜冒雨组织曾仁贵、曾锦龙、曾仁水、曾娘罗、曾娘仟等村民,给部队送去5担粮食、一担银纸(两布袋白狗纸)。曾权带领的送粮队越过湖西山,途经青州下磜陂下河(现大湖翁潭水库尾)时,由于河水暴涨,无法过河。在这种情况下,比较懂水性的曾娘罗,只好冒着生命危险,洇水把粮食放在肚皮上,来回将一箩筐一箩筐的粮食送到对岸。在陂下对岸把粮食交给部队时,部队领导曾志云(吴毅)对三口塘交通站及村民给予了高度评价,感谢人民群众的支持。部队指导员曾博(三口塘人)还特别吩咐送粮老乡绕道回村。

正如部队所料,在群众送粮之时,就有反动分子到盘石白云楼向国民党部队告密。第二天一早,国民党兵就在湖西村通往九连的各条路口把守,等待抓捕送粮群众。好在送粮村民沿着青州至绣缎乡的古驿道偷偷潜到圩上,并乘圩日回到村里。

解放后,赖亚佳还经常来三口塘做客,此事人人皆知。他还常常讲述有关九连的革命故事。

严尚民领导九连地区人民开展武装斗争取得了重大胜利,至1948年2月,九连全区武装部队发展到5700多人,控制33个乡。1948年12月15日,中共中央香港分局决定:正式成立中共粤赣湘边区委员会,粤赣湘边区党委除管辖江南、九连、江北、蝉江、五岭地委外,珠江三角洲的地方党委也划归粤赣湘边区党委领导。

严尚民任粤赣湘边区党委委员后,仍驻守九连指挥战斗。他指挥的五战五捷战役,从根本上扭转了九连地区的战局,为华南游击区取得胜利起到了决定性作用。1949年2月,严尚民任粤赣湘边纵队参谋长,率部解放老隆及东江上游一些重要城镇。10月,率领主力团队,与尹林平率领的边纵主力部队在河源石坝(今属博罗县)胜利会师。旋即进军珠江三角洲地区,任珠江三角洲作战指挥部参谋长。广东军区成立后,严尚民任第六(珠江)分区司令员。

在九连革命战争年代,严尚民与三口塘的人民群众和子弟兵结下深厚友谊。解放后,严尚民还常常到华南分局秘书处关心原自己部队的战士曾权学习文化。严尚民关爱战士的行动得到叶剑英元帅的夸赞,称“严司令爱兵如子”。

参考文献:
《郑群戎马岁月忆述集》广东人民出版社

编辑:米永霞

  分享到      

河源日报社全媒体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河源日报微信群(河源日报微信、河源日报槎城社区微信、河源日报微生活微信)的所有文字、图片 和视频,版权均属河源日报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被本社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 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河源日报、河源网,或本社微信号全称,违者本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以及河源日报微信群的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 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河源网”, 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河源网联系。

  

联系人:吴先生(电话:0762-3386120)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昵称:


河源农商行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