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源网
您所在的位置: 河源网首页 > 资讯频道 > 文学频道 > 正文

东瑶“新大门”

2018-10-5 19:10:51河源日报康兆妮

千年古邑佗城圩镇的东面,有一个三面环山、一面临河的小山村,它有个美丽的名字“东瑶”。东瑶村位于龙川县与东源县交界,自古以来占据着非常重要的地理位置,村中有户无人不晓的人家——“新大门”。

“新大门”其实是一座老房子,客家排屋,具体建造年份没人能说清楚,我们只能从建筑风格推断是清朝建筑物,至今大约有300年历史。它的外墙是由泥土掺石灰夯实,也就是老房子中最坚固结实的“石灰锺墙”,高约15米。用于采光的窗户全部是麻石预制的,离地面大约1.5米高,窗棂的空隙较小,一般成年人的手无法伸入,这也许是客家人抵御外贼最古老的办法了吧。老房子的大门是厚实的麻石柱子,上下横梁各有五个孔,上圆下方,夜间“闩门”时,把门棂拉出来,再关上门叶上的闩,就等于把家上了“双保险”。门前左右两边各有一个麻石门墩,供人休息闲坐。房子其中一口天井的墙壁上,书有“天官赐福”四个楷书。可惜没有落款,没有人知道书写者是谁,什么身份,也不知道书写日期。这到底是与祖上往来的文人书写,还是祖先自己留下的墨迹?都无从得知。我们只能依此推断,这座房子当时的主人,是一位知书识礼之人。
这座老房子之所以叫“新大门”是因为它拥有两座大门,原来一座朝东北方向,后来又设计一座朝西南方向,我们称之为“新大门”,原来的就称之为“老大门”。至于为什么要设置两扇大门,这两扇门隔了多少年代,也无从知晓。但这独一无二的设计,成为它的代称,这户人家,也就被称之为“新大门”了。
“新大门”不仅有悠久的历史,还有传奇的经历。

解放前,“新大门”算得上村里的“大户人家”,不仅拥有良田百亩,还有私塾一所,我们称其为“书房”。当时的当家人康时济(曾祖父)是一位乡试秀才,村中为数不多的“读书人”,村中红白事一般都由他主持。平时,他在“书房”做“教书先生”,为家里小孩、村中少年传道解惑。因为曾祖父英年早逝,当时尚年幼的爷爷来不及听他讲述家史,所以对“新大门”的历史也不甚了解。

抗日战争时期,“新大门”掌门人康春光,人称“春光公”(祖父),是一位勤劳本分的庄稼人,对土地有着深深的眷恋,是出名的开荒能手,东瑶村但凡有闲置的荒地,都能看到他辛勤开垦的身影。“春光公”不仅勤于耕作,能织一手好麻,还有个技能——酿酒,所以做点小生意。他诚信经营,童叟无欺,很得乡亲们的信赖。“酒香不怕巷子深”,随着前来光顾的客人越来越多,“新大门”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加上“春光公”为人豪爽,谈吐幽默,说话风趣,很多从村子经过的外地人也有事没事到他家里休息、歇脚。他总是热情地招待客人们,倒茶递水,弄点小酒、送些点心也是常有的事,有时,还给赶远路的人做上一顿饭。在这些来往的客人中,有些是抗日的地下工作者,他们见“春光公”诚实守信,处事机灵,就有意把他当成发展对象。这些地下工作者,利用“新大门”来往人多做掩护,在爷爷的支持下,互相传递情报。在抗日斗争环境极端残酷的情况下,爷爷时刻不忘国之忧患,经常冒死保护共产党员和地下工作者。曾在佗东学校(东瑶小学)任教的张其初同志,参加游击队后担任重要职务,主要活动在东江一带,传递革命信息、发展革命力量。他与陈汉英(坪田村人,东江游击队员)、刘春权(曾任龙川军管会主任),经常要与康才英(“白皮红心”的地下工作者,公开身份是东瑶村保长,实为共产党联络员)联系。他们之间碰面,通常都是在爷爷的秘密安排下进行的。在烽火连天的战争岁月,“新大门”保持着高度的觉悟,为保护和积蓄抗战力量作出了卓越的贡献,成为中国共产党坚固的堡垒户。

不仅如此,“新大门”还为中国革命输送了人才。李万娣(祖父的外甥女)上小学六年级时经张其初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龙川县第三名女共产党员。在解放战争时期,她经常为共产党传递情报;新中国成立后,她曾任佗城二区妇女主任,后因丈夫黄海函(广东民族学院教授)是知识分子,被划为“黑五类”,还被冤枉“私藏枪支”入狱五年,上世纪80年代复职离休。王金昌(姑父),抗日战争时期林彪元帅统领的八路军第四野战军的战士,在龙川县任职时邂逅康宁英(姑姑),结为伉俪后带领她走上革命道路。康能(伯父),离开学校后投奔四甲苏区,从此走上革命道路。

据父亲回忆,新中国成立后不久(大约1950-1953年之间,当时父亲9-12岁),“新大门”曾被某文化宣传单位用作报纸印刷厂,印刷机就摆放在房子中厅。可是年幼的父亲只记得印刷的是报纸,报纸的内容完全不记得了。听父亲说,印刷厂撤离时留下一大沓纸,后来供父辈们上学使用了。

新中国成立后不久,土地改革运动在全国各地轰轰烈烈地开展,《中国土地法大纲》颁布后,法律知识的普及与宣传至关重要,“新大门”成为“普法讲堂”的场所,为村民们提供便利,由工作组的同志在这里为村民们讲解有关土地改革的法律和实施办法。当时的扫盲运动,村里也在“新大门”办起了扫盲班,临时组建的教师队伍在这里教村里的文盲识字,从自己的名字学起,到学土地的名称,各种农活、农具、牲畜的名称及记账的格式。
1964年,东江经历了一次百年一遇的大洪灾,东瑶村受灾严重,村中房子几乎倒塌,“新大门”因为结实的石灰锺墙和稍高的地势,在洪灾中安然无恙,被设为灾民的临时避难所,“新大门”这座有着三百多年历史的老房子,再次为乡亲们敞开温暖的怀抱,为父老乡亲们遮风挡雨,安抚了无家可归的村民,让他们有了战胜灾难的力量。村委会还动员爷爷把开荒获得的“圆墩里水寨顶”半片山无偿捐赠出来,用于建造灾民安置房,爷爷只说了一句话:“任何事情都没有人重要。”当即同意无偿捐赠。不久,此处建起三排瓦房,用于安置东坝房子被冲毁的灾民。

上世纪六十年代,党提出把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放到高于一切的地位,全民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新大门”还是站在风口浪尖上,被设为“红色文化站”,墙壁被粉刷一新,刷上一版一版殷红的“毛主席语录”,掀起了学习毛主席著作的热潮。后来这些“语录”成为“新大门”晚辈们识字的活教材,我入学前所有能认出的汉字均来源于此。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新大门”的子孙后代陆陆续续另建新房,逐渐搬了出去。这座历经沧桑的老房子开始变成了我们的记忆,家族有重要活动,大家才会重聚于此。但是,“新大门”的孩子们,不管离得多远,都会记得,有一座永远温馨的老房子,在含笑等待着我们的归来,在那座老房子里,有无数双眼睛注视着我们,不管成功失败,幸福落魄,它都永远爱着我们,就像我们无论身在何处,都会想念它一样,亘古不变。

编辑:田清秀

  分享到      

河源日报社全媒体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河源日报微信群(河源日报微信、河源日报槎城社区微信、河源日报微生活微信)的所有文字、图片 和视频,版权均属河源日报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被本社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 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河源日报、河源网,或本社微信号全称,违者本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为“河源日报”、“河源网”,以及河源日报微信群的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 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河源网”, 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河源网联系。

  

联系人:吴先生(电话:0762-3386120)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昵称:


河源农商行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